北京十条道路禁电动二轮车 穿行不受处罚

市交管局日前发布电动车禁行新规:从下周一(4月11日)起,长安街及其延长线等十条道路除自行车外,禁止电动二轮车等非机动车通行。昨天市交管局 解释称,虽然电动二轮车在部分道路禁行,但可以借助禁行道路穿行。此外,目前市场上存在大量不符合规定的超速、超重电动二轮车,如遇交通事故纠纷,这些电 动二轮车往往会被鉴定为机动车。对此,市交管局解释称,这些超标电动二轮车也必须遵守禁行新规。

昨天下午晚高峰,京华时报记者探访了禁行路段中的长安街(建国门至复兴门)路段,府右街路段,建外大街(国贸桥至建国门桥)等路段,发现电动二轮车超速驾驶、闯红灯、逆行等行驶乱象多。多数电动二轮车主表示,禁行后会选择绕行。

□释疑

穿行禁行的十条道路不受处罚

根据此次市交管局发布电动二轮车禁行新规,电动二轮车受限的几条大街多集中在长安街、长安街延长线及周边部分道路。这些道路有很多垂直交叉的连接道路,很多电动二轮车骑行者担心,在穿行禁行道路到对面去的时候,会被交警拦截。

那么到底是否可以横穿?昨天市交管局解释称,虽然电动二轮车在部分道路禁行,但可以借助这些禁行道路穿行,交警部门查处的只是在10条大街上通行的电动二轮车,对于从路口经过的电动二轮车不会查处。比如,在东西向的长安街上,电动二轮车可以从南北向横穿长安街。

所有电动二轮车都须遵守新规

交 通事故中,电动二轮车被认定为机动车的案例,已经不在少数。根据相关标准,电动二轮车质量大于40KG,最大时速超过20公里,不具备脚踏骑行功能,应认 定为摩托车,也就是机动车。而根据此次市交管局发布电动二轮车禁行新规,所禁止通行的是非机动车,那么这些超重、超速的电动二轮车,是否也在规定约束范围 内?

对此,市交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被禁行的电动二轮车既包括质量和行驶速度超过国家标准的电动二轮车,也包括符合国家标准电动二轮车。同时,市交管局介绍,此次禁行路段都位于城区,这些地段的公共交通系统十分完善,市民可以选择公共交通,不会影响正常出行。

□探访

关键词:违章多

府右街路段

10分钟8辆电动二轮车违章

昨天下午5点30分,记者在府右街南口看到,10分钟内,共有209辆电动二轮车穿行于长安街和府右街之间,其中5辆是送餐的。其中,有2辆电动二轮车闯红灯穿行路口、3辆电动二轮车直接行驶到了机动车道上、3辆电动二轮车驾驶员骑车带人。

不少电动二轮车司机为了防风在车头加挂了一套棉衣,少数电动二轮车还在车尾加装了一截木板,捆绑货物。

一名送餐员告诉记者,他已听说了4月11日后部分道路禁行除自行车外的非机动车,“送外卖走这比较方便,以后只能绕行了。”

一名骑电动二轮车的市民经记者介绍了解新规后则称,会支持新规。“我骑电动车算慢的,但是我也见识过行驶快的,肉包铁出了事故太吓人。以后可能会因为新规选择骑自行车出行。”

长安街(建国门至复兴门)路段

电动二轮车禁驶区内等红灯

昨晚6点,记者在长安街路口看到,几乎每隔约80秒的红灯都会有10辆到15辆的电动自行车通过。在等红灯时,有几辆电动自行车占用自行车禁驶区域。

记 者采访了正在送餐的快递员庞先生。庞先生称,他是在一个快递公司注册的快递员,他主要接一些闪送的业务,经常在长安街和建外大街上骑着电动二轮车送货。 “我知道11号就不让骑电动车了,实在没办法我就不在这块送了,虽然这边业务量大,但是骑着自行车送货太慢了,慢了会被客户投诉。”庞先生说,骑电动二轮 车的人不少,有些人的车还经过改装,加装了架子,车被加大加宽,再加上不遵守交通规则确实挺危险的。

建外大街(国贸桥至建国门桥)路段

电动二轮车在机动车道穿行

昨晚5点多,在国贸桥西侧建外大街上车流量较大,加上路边有公交车站,公交车排队进站,出现了短时间的拥堵。

记者发现,虽然机动车道已经非常拥堵,在该路段每分钟还有约20辆电动二轮车通过,部分电动二轮车到达拥挤的路段会减慢车速,但有些驾驶者并没有减速,而是在机动

车的车流中穿行。部分电动二轮车在自行车车道行驶,而有些电动自行车则直接驶入了机动车道。

关键词:速度快

大多数电动二轮车超速行驶

昨天6点左右,记者在多个限行路段,用秒表记录电动二轮车通过百米距离使用的时间,以此方法测算电动二轮车的车速。

其中,在府右街百米距离内,记者随机测算了10辆电动二轮车驶过速度,发现这10辆车时速都超过了规定的20公里,有一辆电动二轮车仅花9秒通过了百米路段,时速达40公里。

在天安门广场西侧路,10分钟的时间内,共有12辆电动二轮车经过。经记者计时测算,这12辆电动二轮车中的10辆,时速都超过了规定的20公里,有一辆电动二轮车仅花8秒便通过了百米路段,时速达45公里。

在正义路百米距离内,记者随机测算了10辆电动二轮车驶过速度,发现10辆车时速都超过了规定的20公里,有一辆电动二轮车仅花10秒通过了百米路段,时速达36公里。

京华时报记者张思佳常鑫


雨后中日关系应欣赏花满枝头

近三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到缓慢恢复的脆弱期,按照中国政府的说法是“主要责任在于日方”。但是中国普通民众对日本的厌恶感15%却低于日本人对中国的厌恶83%。原因何在?


高烧后的中国房地产悄然巨变

本来可以延续一年的一线城市的房地产的涨势,在恐惧和调控中只用了差不多一个季度就基本接近尾声。


天价墓,能换郊区一套房

城市里有许多房子住了“群租”客,那么不远的将来,会不会几户人家合买一套郊区的房子摆放骨灰盒呢?会不会有“精明”的商人开发出15平方米不带厨房、卫生间的小户型呢?


美国和中国谁更依赖中东石油

有三个事实你可能无论如何都想不到:1,美国而不是沙特,才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2,美国经济并不多么依赖进口石油,更不依赖中东石油;3,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连中国的一半都不到。

Want to say something? Post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