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村庄的朝鲜媳妇:唯一目的是吃口饱饭(图)

汪清县境内的图门江,处于中朝边境,窄的地方不过十来米。隔河望去,甚至可以看到对岸的朝鲜人在田地里劳作。
汪清县境内的图门江,处于中朝边境,窄的地方不过十来米。隔河望去,甚至可以看到对岸的朝鲜人在田地里劳作。

(来源:萧辉 剥洋葱people 微信号:boyangcongpeople)

为了吃饱饭,她们越过中朝边境,多嫁给了农村的大龄青年或离异者或残疾人等,很多人孕有子女。到靠近边界的东北地区生活,往往是朝鲜姑娘的第一步。他们往往会离开,例如去往山东、河南等地。更多的,则经由蒙古或者东南亚国家,去往韩国。

吉林延边州汪清县大河村(化名)生活着一群朝鲜姑娘,她们为了吃饱饭,越过中朝边境,嫁到这里,形成事实婚姻。

她们多嫁给了农村的大龄青年或离异者以及残疾人等,很多人孕有子女。

大河村位于长白山东麓山脚下,处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北部40公里,是汉族、朝鲜族混居的一处村落,距中朝边境100多公里。地广人稀,只一条狭窄的公路与外界相通。

村长由四强(化名)告诉记者,自1997年以来,共有10名朝鲜姑娘嫁入村庄。

这些朝鲜媳妇很能干,也总表现得小心翼翼,很少与人发生矛盾。村民对她们大都充满同情。

不过,到靠近边界的东北地区生活,往往是朝鲜姑娘的第一步。他们往往会离开,例如去往山东、河南等地。更多的,则经由蒙古或者东南亚国家,去往韩国。

近20年过去,大河村的朝鲜媳妇逐渐离开:7人去了韩国,1人不知去向,还有1人被遣返。

今年33岁的崔秀英,成了大河村目前唯一的朝鲜媳妇。

“这就是我的家”

崔秀英1米6的个头,身材微胖,长得白净,很难将她与外界通常认为的矮小、面黄肌瘦的朝鲜人形象联系在一起。

十三年前,20岁的崔秀英和3名朝鲜亲戚从中朝界河图们江趟水进入中国。那天水流比较急,崔秀英和记者说,水没过了她的脖子,她紧攥着同伴的手,避免被冲走。

图门江在某些河段非常狭窄,河面仅有10多米宽。

崔秀英说她在朝鲜有父母和两个弟弟。她读了9年书,学过裁缝,但经济不景气,很难找到工作。20岁时,她决定偷渡到中国,投奔嫁入中国的姨妈。

姨妈给她说了门亲事,只见了未来丈夫一面,半个月后,她进入大河村卓家。

卓家在大河村经济条件不算好,种地为生。丈夫卓越(化名)高个子,身体结实,但不善于和人说话。

这在崔秀英眼中不算多大缺陷。她说一些朝鲜妇女嫁给了盲人、肢体残疾的中国男人。

卓越的父亲卓立强(化名)向记者表达着对这名朝鲜儿媳妇的满意。

他说,崔秀英什么活儿都会干,也从不闲着。春天插秧、夏天摘木耳、秋天收粮、冬天做菌包,顶得上个男劳动力。

卓立强记得,崔秀英刚来家第二天,他和儿子扛着锄头下地,崔秀英自己扛着锄头跟了来。

有年冬天,大雪没过膝盖,崔秀英非要出门打工做菌包,一天100元,“拦都拦不住”。

崔秀英的父亲在三年前去世,她通过中介人给在朝鲜的母亲汇去了3000元。母亲告诉她,她在朝鲜的户口已被注销,回不去了。

崔秀英刚到卓家时,家里耕种20亩地,现在承包了80亩,年收入能到5万元。

村长由四强说,朝鲜媳妇很少与人争吵,除了一次。

2006年,村委会召开了一次“朝鲜新娘会议”,村长问她们是否愿意回朝鲜,大家都表示不愿回去。

有一位朝鲜姑娘很激动,用朝鲜语说了几句话,另一名朝鲜媳妇冲上前给她一巴掌,扭打成一团。

由四强后来知道,原来那个姑娘说了领导人几句坏话,而另一位朝鲜姑娘认为,国家是有困难,但不能说国家坏话。

崔秀英没有中国户籍,有被遣返朝鲜的危险,这是卓家的一个心病。

卓立强说,风声紧时,卓家人整宿轮流睡觉,竖着耳朵听门外声音,一有动静就叫崔秀英躲起来。

这两年,朝鲜人偷渡到中国来的人少了,边防武警到村子里搜查朝鲜人的次数也少了。

在韩国能过上好日子的传闻,吸引着村中朝鲜新娘陆续去了韩国。

到2010年,村里只剩下崔秀英一人。有朝鲜新娘临走时,到卓家找崔秀英,劝她一起去,她没走。

“不想走了,这里就是我的家。” 崔秀英说。

跑掉的新娘

过去这些年,村里来了十名朝鲜媳妇,走掉了8名。

辛大宏(化名)的媳妇方子信(化名)是最早一个走的。走时,儿子不到1岁。

辛大宏今年45岁,轻度智障。1998年,27岁的辛大宏付了人口中介3000元,娶了37岁的方子信。

村长由四强向记者介绍,10名朝鲜姑娘两人嫁给了智障、身体残疾的人,3人嫁给比她们年纪大10岁以上的人。

辛大宏称,方子信曾告诉他,自己在朝鲜结过婚,丈夫去世了,有两个儿子在当兵。她嫁到辛家的唯一目的是吃口饱饭。

辛大宏的父亲辛成林(化名)对这门婚事的希望是,媳妇能生个娃给辛家留后,给辛大宏养老。

辛大宏称,早看出方子信不是踏实过日子的人。很少做家务活,喊她煮饭也不理。她喜欢到朝鲜同伴家串门。邻居不止一次告诉辛大宏,“你家的媳妇留不住。”

1999年春天,辛大宏下地回来,发现媳妇不见了。到处托人打听,听说是跟另一个男人跑了。没十天,方子信托人传话,想回家。辛大宏让方子信回来了。

那年冬天,方子信生了个健康的儿子,孩子由辛成林老两口带。2000年春天,因为做饭问题,辛大宏打了方子信一巴掌,方子信说:“不想在这个家过日子了。”

辛成林称,他知道儿媳妇留不住,给了她100元做路费。方子信走的头年,曾两次回来看儿子,辛大宏说想留她在家,但没说出口。后来方子信再也无音信。

孩子今年17岁了,没再继续读书。他独自去县城一家汽修厂做学徒,他告诉爷爷,包吃住,一个月1000元,等挣了钱,寄回家。

谈到孙子,辛成林老泪纵横。他说,他从未埋怨过方子信抛家弃子,她毕竟给辛家留了后。

辛大宏后悔当初打了方子信。他说十多年来,有时候会梦见她,从村口走进家门。他说,有老婆比没老婆强,“如果她还回来,我还是要她。”

辛大宏从红色绸布包里翻出方子信的照片,照片中,他俩抱着孩子,笑的很开心。

王子诚与韩秀姬结婚时的照片。韩秀姬去了韩国后,留下一对子女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辗转到韩国去方子信是第一个逃跑的朝鲜新娘,之后王家的儿媳妇韩秀姬(化名)用另一种方式离开。

王子诚(化名)家贫,长得清秀,但不善言词,和人说话会脸红,处过对象,没谈成。他25岁的时候,村里同龄人基本都有对象了,家人为他的婚姻着急。

给了中介人4000元,2005年,王子诚娶了朝鲜新娘韩秀姬。王子诚说,他在媒人家见到20岁的韩秀姬,皮肤白,笑得腼腆。见面第二天,就把她领回了家。

王子诚称,韩秀姬说自己以前嫁过一个中国男人,那个男的喝醉酒就打她,她逃出来了。

王家称对韩秀姬很好,借钱办酒席办了2万多,还给韩秀姬买金戒指、金耳环、新衣服。

公公王军(化名)说,韩秀姬不怎么干活,三年多里,只下地锄草1天半。

王军称把韩秀姬当女儿看。她爱吃排骨,买了排骨主要让她吃。第一年,韩秀姬长胖了十斤。

王军还教会韩秀姬打麻将,“她头脑非常灵活,只教了2天,就学会了。”

韩秀姬从此迷上麻将,整天麻将不离手,带孩子时,左手抱孩子,右手抓麻将。

韩秀姬先后生下两个女儿,主要是公婆照看。

日子过得轻松,当时已有朝鲜媳妇去了韩国,传闻日子过得不错。

韩秀姬最终也去了韩国。 王家人介绍,韩秀姬与另一位朝鲜媳妇,通过中介,取道中国云南进入泰国,从泰国再去韩国。

王子诚和记者说,韩秀姬在泰国待了3个月,那时候天天打电话回来,说想家,描述自己跟很多人住在仓库地板上,很苦。又说,到韩国稳定后,就把王子诚和女儿们接过去。

2008年底,韩秀姬到了韩国。她告诉王家人,在韩国得到政府安置,住在40平方米的廉租房,做清洁工的工作,月收入约一万元。

两地分居的家庭

王子诚和记者说,自己至今想不明白,韩秀姬为什么不请自己去韩国了。

2009年10月,韩秀姬启动邀请程序,办理王子诚进入韩国的手续。但到次年4月,她终止了手续。

据王子诚讲,他们在电话里吵过架。王家人称,韩秀姬及其亲戚借走了2万元,是王家借的高利贷。

王子诚希望韩秀姬还高利贷的钱,但每次一提,韩秀姬就不高兴。有次争吵后,韩秀姬说:“不和你过了。”后来就终止了邀请手续。

那以后,韩秀姬半年打一次电话回家,只和女儿说话。

大女儿11岁了。她说妈妈电话里说要带她去韩国,她会说“爸爸去,我才去”。小女儿对妈妈几乎没印象,“妈妈不爱我,我也不爱她”。

王子诚想着,等孩子长大了,再找个伴儿。对于韩秀姬,王子诚自认为待她不错,“她没有良心。”

“她可把我家坑惨了,她日子好过了,我们家就惨了。”王军说,家里高利贷还没还清。

同村62岁的牛老汉,朝鲜媳妇金银峨(化名)跟他生活了约8年时间后,也去了韩国。

娶金银娥是14年前,当时牛老汉离了婚。38岁的金银峨到了牛家。她曾3次被遣返,三次逃回。牛老汉称,自己曾寄钱帮助她在朝鲜疏通关系逃出来。

几次逃回的过程中,金银峨陆续把自己在朝鲜的3个女儿都带到了牛家,最小的当年8岁。

后来金银娥的大女儿先去了韩国,打电话叫母亲也过去。2010年,金银峨带着另两个女儿也去了韩国。

牛老汉称,临走他给了金银峨3000元,“在韩国不用提心吊胆”。他说金银峨也曾说到韩国后,把他接过去,但后来联系减少了。

“要我去韩国我也不会去,在家种田的日子实在。”牛老汉说。他有时会盯着墙上的全家福发呆。照片中金银峨和3个女儿簇拥着神采奕奕的他。

另一种结局

村里曾经的朝鲜媳妇,先后7人去了韩国,其中2个人把家人接到韩国去一起生活。宋长(化名)的二儿子宋成福(化名),是其中一户。

宋长和记者说,娶了朝鲜媳妇方华梅(化名),给家庭带来了福气。

上世纪90年代时,宋家是有名的困难户,4个女儿,3个儿子。一家9口人日子过得紧巴。

娶亲要给女方彩礼,要盖新房,要花近10万元。3个儿子,意味着娶不起媳妇。

1997年,家里给了人口中介6500元,又花500元买了新衣服、被子,22岁的宋成福娶了同龄的朝鲜姑娘方华梅。

刚结婚没新房,借住在亲戚家的茅草屋里。宋长说,方华梅勤快,干活抵得上个男人。家里收拾得干净,对丈夫顺从。

宋成福爱喝酒,方华梅会主动买酒给他喝。有时“喝高了动手 打方华梅,她也没有怨言”。

2009年,方华梅提出要去韩国,挣钱养家。她听去韩国的朝鲜媳妇说,在韩国做清洁工,一个月能挣约合人民币1万多元。

宋长称,家里借了2万元高利贷,帮助方华梅去了韩国。

2010年,方华梅把丈夫宋成福和两个女儿都接去了韩国。方华梅做清洁工,宋成福做建筑工人,一个月约挣1.6万元人民币,他们住进了韩国的楼房,两个女儿在当地学校读书。

2013年春节,宋成福一家从韩国回村探亲。村里很多人跑来看热闹。

宋长说,“以前家穷,串门的人很少,现在很多人来我家,很有面子,很风光。”

宋成福买了头200多斤的猪宰了过春节,还给了父亲2000元钱。宋家7个儿女都带着各自家人回来一起过年。

全家近40口人,摆了2大桌。宋长说,这是他有生中过得最知足的春节。

同村的王子诚家,春节显得冷清。王子诚说,宋成福一家从韩国回来探亲的派头,刺激了他。他想,如果韩秀姬也邀请他和女儿去韩国,一家人该过得多幸福。



庆阳的彩礼真的贵上天了?

庆阳的彩礼确实是与日俱增,尤其是川道里的年轻小伙子,娶媳妇确实是有点困难,但这个问题是全国的农村尤其是山区农村普遍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庆阳独有的现象。


春天会来,重要的是挺过冬天

如果你是一个房奴,大不了还一生房贷,如果你是个股民,大不了套一生A股,如果你是一个演员,向小李学习吧,认认真真地演好每一部戏,春天终究会来,重要的是挺过冬天。


开闸,放水,央妈火力全开了

中国的房市泡沫会破灭吗?在当前的中国来说,这已不是第一重要的问题了,最紧迫的题,则是稳住房价,稳定经济。不宽松无以应对。


从蚊子看雌性追你的战略战术

人类和蚊子的战争,形势并不容乐观。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那么,科学家们初步的研究,揭示了蚊子叮咬人类的策略是怎样的呢?

Want to say something? Post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